反全能神联盟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全能神危害 >> 网络转载 >> 内容
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
时间:2018-8-3 13:35:2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的亲人突然之间离家出走,去向不明。与其他失踪人员不同,他们受“全能神”邪教蛊惑,由拥有正常生活的普通人变成有学不上、有工不做、有田不耕、有家不回的专门从事邪教违法活动的人。尤其对于家庭而言,一个人的出走足以毁掉一个幸福的家庭。怀着对亲人执着的爱,“全能神”邪教失踪人员家属们踏上...


 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的亲人突然之间离家出走,去向不明。与其他失踪人员不同,他们受“全能神”邪教蛊惑,由拥有正常生活的普通人变成有学不上、有工不做、有田不耕、有家不回的专门从事邪教违法活动的人。尤其对于家庭而言,一个人的出走足以毁掉一个幸福的家庭。怀着对亲人执着的爱,“全能神”邪教失踪人员家属们踏上了寻亲的希望之路。  

“花开过后”:悲情故事 不忍回首
    5月26日晚,反“全能神联盟”微信群如同往常一样活跃。这一天距离山东招远“全能神”血案四周年纪念日还有两天。网友“花开过后”已经很久没有在群里说话了。母亲八年前因信奉“全能神”外出溺水死亡后,全家人始终沉浸在痛苦当中,这份痛楚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有所减缓。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图片来源于网络。
  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,“花开过后”的母亲开始信奉“全能神”。她频繁参加聚会、外出传教,对家里不管不顾,甚至在“花开过后”当兵离家当日,都没有为他送行。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年,家人也为此经常争吵。2009年底,母亲的情绪突然出现极大波动,举止异常,“就像一名精神病患者”。“花开过后”与全家商量,把母亲送到了当地精神病院治疗了一段时间。2010年3月的一天,“花开过后”见到几位陌生妇女提着牛奶和鸡蛋来看望母亲,母亲一脸开心。一周后,“花开过后”和临产的妻子去做产检,临出门时劝母亲说:“快要当奶奶了,要好好享受天伦之乐,别再去传教聚会了。”母亲高兴地答应了。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当天傍晚,母亲留了张纸条便离家出走了。纸条上写着:不用担心,我想明白了,以后不信神了,我去跟那些姐妹们告个别,回家好好看孩子当奶奶。母亲这一走,就再也没有回家。全家人到处寻找,几个月未见踪影。直到有一天,当地警察通知他们,附近村庄水房旁边发现一具尸体,查验结果指向这是失踪的母亲。“花开过后”兄弟俩不敢相信这就是苦苦寻找了几个月的母亲,父亲久久辨认之后,突然哭得像个绝望的孩子……
发全能神联盟“灭神”:不是一个人在战斗 
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 


家属的报喜信息。

   近期,反“全能神”联盟微信四个群中好消息不断,一些“全能神”邪教失踪人员家属相继报喜家人回归,这让群里长期处于焦虑和担忧的人们倍感振奋。反“全能神”联盟网站站长陈新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的微信、QQ、电话每天此起彼伏,有咨询刊登寻人信息的,有急盼寻人回音的,有家人归来后咨询思想脱邪问题的……陈新在这些家属中有个响亮的网名,叫“灭神”。2011年底,陈新发觉结婚十多年的妻子行踪开始变得诡秘,几番争吵后,他发现妻子不知何时加入了“全能神”邪教。正当他试图挽回妻子时,妻子却于2012年春节过后撇下家中12岁的孩子离家出走。为了能找回妻子,陈新找到其他“全能神”邪教失踪人员家属,与他们一起建立了反“全能神”联盟网站。他转发凯风网等反邪教网站上得反“全能神”文章和视频,传播有关邪教特征和危害的知识,并将寻亲信息发布到联盟网站,借互联网的传播力帮助寻亲。

   在这个过程中,陈新了解到了“全能神”邪教的典型特征之一,就是从自己身边的亲戚、熟人下手,进行拉拢、“传福音”、“浇灌”。而多数人碍于面子,在最开始的时候难以说“不”。陈新的妻子正是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拉进“全能神”邪教的。对此,陈新深感无奈。
2018年的春节,妻子离家出走已六年,陈新的寻亲依旧无果。
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

2018年7月15日,反全能神联盟组织“全能神”受害者家属

在江西萍乡组织“珍爱家庭 坚决抵制‘全能神’邪教”宣传活动。

   直到现在,陈新都在懊悔没有及早发现妻子的异动,他把对妻子的思念和坚信可以找到妻子的希望化成行动的力量,打工之余维护网站、推送公号、指导家属寻亲,经常坚持到凌晨。陈新说:“‘全能神’的隐蔽性和伪装性太强了,只有撕开它的面纱,做好宣传,让更多人知道它的危害,才能真正远离它”。
     江文:百折不回 为爱坚守


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
反邪教主题MV《等你回家》。

   在反“全能神”群里,有类似经历的江文也成功寻回了家人。
  2012年4月,江文的妻子杨艳怀上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,江文一个人在外打工挣钱撑起一家人的生活。
   照看两个孩子的一日三餐和上下学接送,对于一个已有六个月身孕的母亲来说,并不轻松。这期间,杨艳有时找表弟来帮忙,于是与原本交集很少的姑父来往密切起来。
姑父原本信奉基督教,不知道何时陷入了“全能神”邪教。“全能神”邪教常打着基督教、天主教的旗号传教,这也是“全能神”对正统的基督教徒、天主教徒颇具迷惑性的原因之一。
   “跟我信‘全能神’吧,信神保平安。”最初杨艳很反感,但碍于姑父的面子不好回绝。慢慢地,在家无聊的时候,她开始翻阅姑父留在家里的“全能神”书籍。观察到杨艳的变化后,姑父便带着其他邪教人员进一步接近杨艳,跟杨艳谈心交流。
   渐渐地,杨艳完全被“全能神”组织控制。她从原本贤惠善良的妻子、母亲,变成了家庭陌路人。对两个女儿漠不关心,一天三顿饭变成了草草应付了事的两顿,甚至自己外出参加“全能神”的活动,让刚十多岁的大女儿自己做饭,照顾妹妹。她每天不是偷偷出去聚会、发传单,就是躲在家里听什么音频、写什么“见证”心得。即便是儿子出生后,也没有唤回她的母爱。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江文接受中国反邪教网的采访。
   2014年5月28日,山东省招远市发生了震惊世界的“全能神”信徒杀人血案,江文急忙打电话给妻子:“你信的那个‘全能神’,因为别人不肯给电话号码,就把人打死了。别信了,这是犯法的!”
   “全能神”组织内部信息传达的严密和迅捷,远超江文的想象,杨艳显然早已知道此事。无论别人如何磨破嘴皮子,杨艳就是死活不相信,坚称这件事是捏造的,是对“全能神”的诬蔑。
从此以后,杨艳不允许江文白天打电话,打了也不接,就算晚上在电话里也不得提“全能神”,一提就发火。
    原本恩爱的夫妻俩,由于“全能神”成为了冤家对头。江文反对得有多坚决,杨艳就坚持得有多坚决,“打死也要信”。
   江文不得不妥协,跟她约法三章:只能在家信,不能离家;带好三个孩子,不得向孩子传教。
    然而,无论三个孩子如何懂事,无论江文如何妥协,仍然没能拦住杨艳离家出走。2016年农历12月27日,江文回家过春节还不到两天,杨艳便留下了张纸条离家出走了:“我要追求我的‘神家’生活,不要来找我。”
那个春节过得混乱不堪。江文和亲戚朋友在县城上上下下到处转,去姑父家里闹过几次,还报了警,丝毫没有妻子的下落。
   二十天的春节假期很快过完,江文不得已把三个孩子留在姐姐家,自己继续外出打工,白天辛勤工作,晚上上网寻妻。
   2017年5月,江文听说有人看见妻子在县城的一个蔬菜批发市场捡菜叶,于是请了假赶回到老家。那几天早上,当地公安民警都带着他到菜市场蹲守,但依旧是白忙活一场。
   2017年底,距离杨艳离家已经快一年了。
    这一年,江文泡在群里,如饥似渴地了解其他家属的寻亲经历,积极同寻亲成功的家属沟通,寻求他们的指导。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中国反邪教网“助你寻亲”页面。
   也是在这一年,中国反邪教网推出“助你寻亲”公益栏目,获得了腾讯天天快报、今日头条、一点资讯等大型内容精准推送平台的有力支持。通过陈新的反“全能神”联盟网站和中国反邪教网联合发布家属们发来的寻人启事,已经成功寻回30余名失踪人员。
   把寻人信息在大网站刊登,通过大数据在最可能出现的地区精准推送,这个决心,江文下了很久。他担心寻人信息刊登后,会对孩子们带来负面影响。然而,看到三个孩子缺失了同龄人应有的笑容,成绩不断下滑,江文告诉自己,不能再犹豫了。
  2018年2月9日,江文将妻子杨艳的信息发布到了中国反邪教网及其合作平台,当天阅读量过万。江文接到了来自家乡亲朋们的慰问,也有人通过平台留下寻人线索。
   2月19日半夜,江文接到妻子的电话。2月20日一早,江文终于将妻子杨艳接回家。妻子埋怨江文把她的信息上到大网站,“全国人都知道了”。
   如何让回家的妻子真正回心转意?这成了江文的又一个难题。“全能神”对人的精神控制的强度远超江文的想象。
   现在,江文除了经常给家里打电话,拉近夫妻感情外,他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了帮助其他家属、宣传“全能神”危害的公益行动上。迄今为止,他已经帮助多位家属找回了家人,“就跟我自己找到亲人一样开心”。


“好好的”:依托政府 回归家庭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 
“好好的”和妻子接受中国反邪教网采访。
   “好好的”是群里又一位寻亲家属,他的妻子离家出走15个月。
   寻找妻子的过程中,“好好的”发布了寻人启事,也寻求了当地政府的帮助,同时将寻妻的每个细节与远在山东的岳父岳母全家一一沟通。“好好的”的寻妻决心以及发布在中国反邪教平台上的寻亲启事,促使当地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放弃了他的妻子。
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“全能神”信徒写的起誓保证书,来源:凯风网。
   在放“好好的”妻子回家前,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要求她手写了一份保证书,发下最毒的誓言,保证回家不得向他人透露半点有关“全能神”组织及成员的情况。于是,妻子回家后,闭口不谈离家出走那段时间的经历,绝口不提任何与“全能神”相关的问题,回归正常生活眼看遥遥无期。

   当地政府特意为她开办了矫治班。全家人在家庭矫治还是政府矫治中反复比较后,“好好的”岳父亲自陪同女儿走进了当地政府举办的矫治班。经过悉心帮助,20天后,妻子回归家庭。现在,欢声笑语又充满了这个温馨的小家。

   并不是所有人都像“好好的”这样幸运,“全能神”前成员脱离邪教精神控制,回归家庭,既需要隔离原有的环境,也需要有较坚固的家庭基础,更需要家人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。 妻子回归家庭后,这次共同经历也成为了维系夫妻情感的又一特殊纽带。两人经常一起,共同帮助有相同经历的其他小夫妻家庭。

 另类寻亲人的不一样寻亲路
    陈新、江文、“好好的”,他们在寻找因受邪教裹胁而离家出走的亲人过程中,逐渐成为坚定的反邪教志愿者。愿天下无邪,不让他人再遭受“全能神”的侵害,是他们的初心和不懈动力。



作者:李芬 来源:中国反邪网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反全能神联盟(www.fqnslm.com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-mail: fqnslm_com@163.com 站长QQ:1624485837,(微信同号),站长电话:18170454531(手机)
   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!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,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.网站设计:《笑笑》
    移ICP备10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