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全能神联盟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全能神危害 >> 邪教危害 >> 内容

妻儿误信“全能神” 又把儿女拉下了水

时间:2019-8-10 19:15:02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  我叫俞粟田,是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春建乡人,今年65岁,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。7年前,自从妻子程姣英被“全能神”邪教蛊惑后,又把我的一对儿女也拉下水,并且他们又都先后离家出走,至今未归。我恨透了...

  我叫俞粟田,是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春建乡人,今年65岁,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。7年前,自从妻子程姣英被“全能神”邪教蛊惑后,又把我的一对儿女也拉下水,并且他们又都先后离家出走,至今未归。 我恨透了“全能神”邪教,它不但毁了我40多年苦心经营的这个家,也断送了儿子、女儿的大好前程,还使我的晚年陷入孤苦凄凉的境地,无依无靠,沦为别人口中的笑柄,抬不起头。 

  

妻儿误信“全能神” 又把儿女拉下了水

  原本,我们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,妻子贤惠,儿女双全,前程无忧,虽然生活过得平平淡淡,但一家人和和睦睦。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民,拥有这样的家庭生活,我真心感到知足。 我和妻子这辈子没读过多少书,所以对于一双儿女,我不希望他们重走我们的老路,于是便竭尽所能供他们读书学文化,希望他们能跳出农门,过上好的生活。 欣慰的是,我的一双儿女也很争气。2006年,儿子俞金鑫大学毕业,后来又通过自己的努力,成为了富阳市交通局沿江收费站的一名正式员工。有了这份稳定的工作收入,家里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。 可喜的是,2012年,我的女儿俞艳秀也考上了杭州市滨江区的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,成为了一名大学生。就这样,我们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“双大学生”家庭,大家对我都很羡慕。说实话,我也发自内心的感谢儿子、女儿给我来的这份荣耀和幸福。 

  原本,我以为我可以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,等女儿大学毕业后,再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,然后儿子、女儿都再各自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,我和妻子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当爷爷、奶奶和外公、外婆,坐等享受这份圆满的人间天伦之乐。然而,让我始料不及的是,正当我沉浸在对自己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中时,我的家庭却因为“全能神”邪教的侵入而遭受重大变故。 2012年,我的妻子程姣英不幸受到了“全能神”邪教成员的诱骗和蛊惑,没过多久便被拉下了水。自从信了“全能神”后,原本勤劳贤惠的妻子就像换了个人,对家务事和农活不管不问,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聚会、“传福音”上。后来,又发展到妻子频频外出传教,经常一周或半个月不回家。 妻子偶尔回家一次,我便苦苦劝导她不要再信这个“全能神”了。可妻子就像中了邪一样,反而劝慰我也加入进来。她反复向我宣扬“全能神”的教义,说什么“全能神”信徒的都是弟兄姊妹,不信“全能神”的都是“撒旦魔鬼”,还恐吓我说“世界末日要来了,唯一能拯救你的就是‘全能神’”等各种歪理邪说。看我听不进去,她就骂我脑子太笨、不开窍,然后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漠。 更可恶的是,“全能神”邪教成员听说劝我入教失败后,竟然鼓动妻子把儿子、女儿作为信徒发展对象。他们对我妻子威逼利诱,反复向女儿、儿子灌输“全能神”邪说,还许诺我儿子说“全能神”教会内有好多漂亮优秀的女孩子,加入后就能找到合适的对象成家。就这样,我的一对儿女在跟随妻子秘密参加过“全能神”的几次聚会后,渐渐地受到影响,写下了“服从神的一切,背叛神不得好死”的保证书。再后来,为了全心作工,儿子干脆辞去了工作,女儿也直接大学退学了。 

    2013年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年。那年,我的妻子程姣英55岁,儿子俞金鑫29岁,女儿俞艳秀21岁,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要求他们3人离家外出“尽本分”,结果这一走就是6年,至今未归。 这些年来,为了寻找妻子儿女,我花光了所有积蓄,跑遍了浙江全省各地,问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,也向相关部门寻求过帮助,然而,他们三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杳无音讯。 万恶的“全能神”邪教把我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搞得妻离子散,也毁了儿子、女儿的大好前程,更葬送了我40多年苦心经营的家业。 所以,我希望善良的网友看到我的不幸经历后,能够认清“全能神”邪教的罪恶本质;也恳请大家如果有遇见行动诡异、行事神神秘秘的人,请多留心。 

作者:俞粟田 口述 来源:凯风网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反全能神联盟(www.fqnslm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-mail: 1624485837@qq.com 站长QQ:1624485837,(微信同号),站长电话:18170454531(手机)
   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!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,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.网站设计:《笑笑》
    移ICP备10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