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全能神联盟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全能神危害 >> 受害经历征集 >> 内容

我毁了女儿上大学的机会

时间:2022/7/6 13:54:5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今年高考落下了帷幕,分数线已出。看着邻居孩子高考后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脸,充满着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和憧憬,我既替他们开心,内心又是一阵阵的刺痛。要不是因为我曾经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,孩子无人管过早辍学,我...

今年高考落下了帷幕,分数线已出。看着邻居孩子高考后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脸,充满着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和憧憬,我既替他们开心,内心又是一阵阵的刺痛。要不是因为我曾经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,孩子无人管过早辍学,我的女儿也能上大学,也会前途无量。每每回想起那段痴迷“全能神”的经历,我就悔恨不已。

我叫张玉花(化名),今年45岁,山东省沂水县高庄镇人。原本我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,婚后不久就和丈夫在县城开了一家煎饼铺,每天忙碌且充满希望。

2003年女儿出生以后,婆婆来县城帮忙带孩子、分担家务。由于我个性比较急,自从婆婆来到自己的小家以后,一看到她不太讲卫生、给女儿喂饭不注意等问题,我就烦躁。为此,跟婆婆的关系处得不好,小矛盾不断。但是,迫于女儿没人看,煎饼铺生意顾不过来,我也只能忍着,日子过得憋憋屈屈。

2008年,一位王阿姨经常来煎饼铺买煎饼,时不时还聊上几句。日子久了,渐渐熟络起来,我也慢慢把她当成了知心人,向她倾诉我的烦恼。王阿姨开始听得多说得少,后来她跟我说她信“神”,还一脸真诚地劝我信“神”,说信了“神”就没烦心事啦。

我毁了女儿上大学的机会

当时我心想,与其这么烦心,不如试试看,反正也没有损失。于是,我就跟丈夫商量,我要信“神”去,不过信“神”后,有时候会需要离开一阵,煎饼铺就得丈夫多辛苦了。

丈夫知道和婆婆的关系是我的心病,但他夹在中间经常也左右为难,他也希望我能想办法处理好,让家庭和睦。加之我俩当时都不知道要信的这个“神”是“全能神”,更不知道这个组织是邪教,只觉得信耶稣没什么,所以在丈夫的同意下,我挤出时间跟王阿姨去信“神”。

一开始我和王阿姨来到一个姓杨的“姊妹”家聚会、学习。后来,王阿姨说我家是煎饼铺,交通方便,更利于聚会,就这样我家成了聚会点,生意不忙的时候,丈夫也会过来听一听,学一学。与此同时,王阿姨建议把我婆婆也拉进来,我心想也好,也许婆婆信了“神”,我俩有了相同的喜好和目标,关系就会变好了。婆婆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,尽管不太会说话,也不太讲究卫生,但人是不坏的。当她听说信“神”能让全家人免受灾难时,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就这样,我们家除了五岁不太懂事的女儿,全都参与了“全能神”。

负责“浇灌”的姊妹告诉我们要为“神”“尽本分”,说“尽本分”越多,才能得到“神”更多的护佑。当时,我们家积攒了6万多元,那是我和丈夫起早贪黑摊煎饼挣来的血汗钱,要一下子拿出来“奉献”,我也有些犹豫。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阿姨,王阿姨语重心长地告诉我,“神”不会逼迫大家要“奉献”多少,但是“神”说了,“奉献”越多心越诚,只有诚心才算真信“神”。我想自己也得诚心信“神”,但又担心丈夫不同意,就只偷偷拿出了2万元,“奉献”给了当地“全能神”的“带领”刘某某(我们称他刘哥)。

很快,因为我“奉献”得多,就被当地的“全能神”组织任命为“福音执事”,按照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的要求,我得到外地“传福音”。那是2011年,我的孩子刚刚8岁,上小学二年级,虽然婆婆在家里照顾她,我还是不放心,我还担心丈夫一个人摊煎饼忙不过来。正在我犹豫之时,“全能神”在《跟着羊羔唱新歌》说的“放弃吧,世俗钱财的贪恋!放弃吧,丈夫儿女的眷恋!”“别为家庭和睦丢掉真理!”等各种话语在我脑海里轮番浮现。我下定了决心,拿走家中余下的所有积蓄,到外地“传福音”。

我转了几次车,到了聊城的一个“姊妹”家。在这个“姊妹”家,每次聚会都是关着门拉上窗帘,出门的时候左顾右盼,唯恐有人跟踪,大家的行动鬼鬼祟祟,互相隐姓埋名。按照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的要求,我换了电话号码,彻底跟家人断了联系。

我也曾怀疑自己是不是信错了“神”,但这个念头一起,我就内心发慌,于是又尽力劝说自己,我们是要大家信耶稣,做善事,不会错的,只是社会上有些人不了解“神”,所以信“神”不需要张扬。

后来,根据“全能神”组织的要求,我在当地一家面馆帮工,吃住在店里,干了大约三年多,又被安排到了安徽。在安徽,我听说有些“兄弟姊妹”在外“传福音”,没有生活来源,为了支持他们,也为了得到“神”更多的福报,我把自己银行卡中的4万多元,全部“奉献”了出去。

这期间,我时常思念家人,特别是挂念女儿。还记得我离开家的时候,女儿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当时我还很感激,认为是“神”保佑了女儿。可是,我离开家、离开她以后,不知道女儿学习好不好,身体健康不健康?说实话,尽管相信有“神”保佑,但看不见女儿,仍然是空落落的,心里很是牵挂。

一直到了2020年,我因为从事“全能神”邪教活动被当地群众举报,公安民警把我遣送回家,我才知道这九年来,丈夫四处找我,因为找不到,又急又累又担心,终于病倒了,煎饼铺也没法开了;原本学习很好的女儿,也不上学了,在家照顾病中的父亲。

看到这一切,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。九年来,我这么心诚地信“神”、为“神”“尽本分”,几乎献出所有,为何“神”也没有保佑我们一家?!

经过社会志愿者的悉心帮助,我才彻底明白,自己是如何一步步上当受骗,一点点陷入邪教泥潭。当我想找回我“奉献”的6万多元钱的时候,才知道“带领”早跑了,他们的姓名都是假的,这些血汗钱很难追回了。

没了钱还可以再挣,可是孩子已经退学两年多了,很难再回到学校了,孩子只好选择了打工。现在虽然她爸爸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,家里也慢慢恢复了以往的温馨,但是看着女儿同龄的孩子们都考学准备上大学,我后悔不已,痛恨邪教“全能神”毁掉了我女儿上大学的机会。

作者:张玉花 来源:中国反邪教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反全能神联盟(www.fqnslm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-mail: 1624485837@qq.com 站长QQ:1624485837,(微信同号),站长电话:18170454531(手机)
   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!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,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.网站设计:《笑笑》
    移ICP备10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