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全能神联盟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全能神危害 >> 受害经历征集 >> 内容

漩涡里的十四年

时间:2022/9/27 10:12:4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我叫冯碧珍(化名),今年51岁,在过去的三十年里,为了向重男轻女的父母证明自己,我迫切地想要赚钱,挑战销售房地产、保险的职业。我努力过,也收获过,然而人一旦在某个岔路口选错了方向,就会在漩涡里迷失,...

我叫冯碧珍(化名),今年51岁,在过去的三十年里,为了向重男轻女的父母证明自己,我迫切地想要赚钱,挑战销售房地产、保险的职业。我努力过,也收获过,然而人一旦在某个岔路口选错了方向,就会在漩涡里迷失,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,直到把自己的能量消耗殆尽。我陷入漩涡,是从接触“全能神”邪教那一刻开始的。

漩涡里的十四年

►►►

刚出传销虎穴,又入邪教狼窝

我本来是保险公司的一名业务员,还和丈夫共同经营着一个小型的五金塑料厂,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2008年,我的保险业务发展进入了瓶颈期,偏偏又遭遇了“亮碧思”传销骗局,亏损了十多万,还影响到塑料厂的资金运转,不得已之下只能靠借外债来维持经营开支,我的人生一下子跌入低谷,与家人的关系也随之进入冰冻期。

事业的失败令我身心疲惫,急于想要寻找一处心灵的栖息地。与我同在保险公司上班的同事董琼(化名)对我十分关照,见我心情不好,不时找我喝茶、聊天,排解我的苦闷,我将她视为知己,向她倾诉自己的不如意。在取得我的信任后,董琼开始向我传播“全能神”邪教,在聚会中我感觉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很友好,善解人意,不像外面的世界那般现实、冷漠。“全能神”邪教说律法时代、恩典时代已经过去了,现在进入了国度时代,“神”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来人间作工,就是“女基督”。当时我觉得很新奇,并不十分相信,可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后,我就当作“真理”了。自从我信了“全能神”邪教之后,归家的时间更少了,亏损的钱财也更多了。

►►►

遇见“神迹”,失去理性

加入“全能神”邪教时我的生活捉襟见肘,在信教后不久,我意外地接到了几个主动找我买保险的客户。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说这几单业务是“神”知道我缺钱,对我的馈赠,我内心充满欣喜地参加聚会。在“神话”的浸泡中,我对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,与家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,争执自然也越来越少,而我竟将此误以为是“女基督”的“神迹”,让我的家庭恢复了平静。

正当我享受着“全能神”的“好处”之时,我又遇到了一件令我惊恐万分的事。2009年的清明节,我和家人像往年一样去祭祖,在给母亲扫完墓回家的路上,我的儿子突然摔破了头。我当时吓傻了,第一反应是“女基督”在惩罚我不该扫墓,因为“全能神”邪教是不允许信徒祭拜祖先的。我相信了“女基督”是“独一真神”,拥有着无上的能力,可以创造世界也可以毁灭世界,我赶回家关上房门,跪地祷告,向“神”保证今后再也不会参加祭祖,永远忠诚于“全能神”。所以直到后来,得知最疼爱我的姑姑去世,我也狠心不去参加她的葬礼。

►►►

鬼迷心窍弃现实

因为内心渴求得到“神”的眷顾,我按“全能神”邪教的要求“发毒誓”,写“保证”以表明自己忠于“全能神”的心意,我放弃了家里的生意,不关心“全能神”邪教外的任何事,连儿子的家长会也不去参加,我以为自己这么做是可以得到“神”的保佑,可以进“天国”,过“国度生活”。

堕入邪教后,我向往虚无缥缈的“天国”,对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。我的脑袋一点一点被掏空,我变得不愿思考问题,甘于做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木偶人,我被灌满了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歪理邪说,生活完全失去色彩。我的行为准则不是国家法律和人伦道德,而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的“十条行政”和“诫命”。我最期盼的不是与家人的团聚,而是与信徒聚会,接收新出炉的“神话”,更新SD卡。我反复聆听赵维山的“讲道”录音,那个曾经善于社交的自己居然变得不会与人相处,除了“神话”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与人沟通时,我常常语无伦次,不能顺利表达自己的意思,那些简单的词语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。看新闻时,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刚从2008年穿越来的人,不懂时事政策,与这个社会严重脱节,已经落伍了,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。

►►►

倾家荡产“尽本分”

我明明生活拮据,却为了要尽本分多次交“奉献金”,我把车库卖了,把儿子的保险退了。从最初的300-500元,发展到几千上万地交,最多的一次交了4万元,一共奉献了11万元的现金给“全能神”邪教。我长期自费为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租房子,鞍前马后,劳心劳力,为了给“世界末日”做准备,我还多次自掏腰包囤积粮食。为了帮助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转移资金,我自己先垫钱兑换外币。为了实现“国度时代”的美梦,我所耗费的财力、物力和时间根本无法计量,可我所有的付出最终都是打了水漂。

回想起自己十四年来所经历的一切,我就痛彻心扉,不知该如何自处。加入“全能神”邪教以前,我性格开朗,热爱生活,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热情。我积极向上,善于经营,丈夫很放心把工厂和家庭都交给我打理,我却把夫妻俩这么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钱陆续投入到“全能神”邪教中,丝毫没考虑过未来的生活。我甚至消极到认为人活着没什么意思,不如早点经历“末日”,早点过上“国度生活”。我已成为“全能神”邪教的奴仆,只要是教内的事务,我就特别尽心尽力,如果是教外的事,我就百般推卸,哪怕是亲友的团聚我也不去参加。我越来越不思进取,不务正业,到后面我干脆搬离家庭,住到了自己用于做接待的出租屋里,全身心沉迷于“交通”和“吃喝神话”中。因为我的消极厌世,家不成家,冷锅冷灶,我和丈夫常常一两个月都见不到一面。我们夫妻共同经营的五金模具厂面临着倒闭,丈夫急得团团转,茶饭不思,我却若无其事,还想着把设备卖了去交“奉献金”。

►►►

以无情伤亲情

为了实现进“国度”的自私愿望,我对“全能神”邪教尽心尽力,将满腔热情错付给邪教组织,却将最无情,最冷漠的一面留给最亲的人。为了尽好接待家的本分,我吃住都在出租屋,为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提供服务,而自己的两个儿子放学回来都吃不到我做的饭,感受不到家的温暖。我和儿子这么多年都没什么交流,母子之间越来越有隔阂,关系越来越疏远。我的大儿子因为反对我信“全能神”邪教,受不了冷清的家庭氛围,已经搬出去住了。我的小儿子现在一边打工赚钱,一边读书,年纪轻轻就背负着沉重的负担。我不但没有在他们的人生路上起到好的指引作用,反而沉迷邪教违法犯罪伤了他们的心。丈夫是个老实人,从与我结婚起,就一切以我为中心,无论我做错什么都不忍心责怪我。他每天起早贪黑,忙于生意,而我自从信了“全能神”邪教后,就完全忽视了他,没管过他的饮食起居,连句关心的话也没有。我自以为是,大小事都自作主张,不跟他商量。为了保密,我从家里搬出去时都没告诉他我租住在哪里。我拿了家里十几万的现金去交奉献金也没有跟他打过招呼。现在我真的好后悔,丈夫那么信任我,把全部家当都交给我保管,我全部都败光了,到现在丈夫都还被蒙在鼓里。

►►►

“预备善行”践踏法律

深陷“全能神”邪教之后,我经常被传授一些如何躲避公安机关侦查的技巧,兄弟姊妹之间也经常使用暗语,我渐渐知道“全能神”邪教是被政府严厉打击的。“全能神”邪教内部却称政府为“大红龙”,不允许我们向政府靠拢,甚至煽动我们与政府对抗。而我为了将来能进“国度”享“永生”不惜走上违法犯罪之路。我为“全能神”邪教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助纣为虐,让邪教势力蔓延扩大,使得更多的家庭受到邪教的侵蚀。我交的“奉献金”成为“全能神”邪教扩大组织,勾结反华势力,与中国抗衡的经费。我做了卖国贼的帮凶,还自以为是在“做好人”,是在“预备善行”。2018年9月起,我听从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的安排,为“世界末日”做准备,到市面上去抢购粮食,囤积起来,却不知道囤粮这种行为不仅仅是制造“末日”恐慌错觉,也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的阴谋,囤起来的粮食根本不是留在“末日”吃,而是用来供养教会。我是非不明、善恶不分,自认为的“预备善行”实则是为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发展提供后勤保障。

►►►

用什么来填补丧失的十四年

噩梦惊醒,我恍然大悟:没有亲情的“国度”实际等同于一座冰冷的坟墓!我不愿再糊涂下去,我不要进这样的“天国”。我不知道自己用什么来弥补对家人的伤害,也不知道用什么来填补这迷失自我的十四年。如果说悔恨有用,我多期望时光倒退,能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,让我一直享受着美好的家庭生活,从未陷入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漩涡。我痛恨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欺骗,也痛恨自己没有分辨能力。今日的恶果,就是因为自己存有不劳而获的贪念,没有脚踏实地去思考问题、解决问题,才错将“全能神”邪教当作终身依靠。我多想提醒那些仍然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的人:“国度时代”是“全能神”邪教所设置的美丽陷阱,不要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“国度”而抛弃现实中的一切,否则必定悔恨终生!

  如有知情者或有“全能神”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“全能神”联盟站长,电话:18226197718(微信同号)

  如果您喜欢,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,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……



作者:冯碧珍(化名) 来源:广东省反邪教网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反全能神联盟(www.fqnslm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-mail: 1624485837@qq.com 站长QQ:1624485837,(微信同号),站长电话:18170454531(手机)
   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!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,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.网站设计:《笑笑》
    移ICP备10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