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全能神联盟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全能神危害 >> 邪教危害 >> 内容

全能神害了我父女的命

时间:2013/4/16 16:12:29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春节一天天临近,身旁打工的人欢欢喜喜,打点行李准备回家团圆,常年寄宿在城市的我心像打翻了五味瓶,锥心泣血的往事再次刺疼了我的心。   我叫苏开宁,男,36岁,滑县枣村乡牛庄村人,我父亲叫苏富年,195...
春节一天天临近,身旁打工的人欢欢喜喜,打点行李准备回家团圆,常年寄宿在城市的我心像打翻了五味瓶,锥心泣血的往事再次刺疼了我的心。 

  我叫苏开宁,男,36岁,滑县枣村乡牛庄村人,我父亲叫苏富年,1951年出生。我曾有个女儿叫苏林林,出生于2000年。 

  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,父亲怕我受后娘的虐待,就没有再成家,既当爹又当娘把我拉扯大后,给我娶了媳妇成了家。婚后媳妇生了一个女儿,虽是个女孩,但聪明伶俐,是家里人的掌上明珠;我父亲开了一个弹花、榨油的手工作坊,因他脾气好,性格随和,就有了做不完的活;我在外打工,凭泥水匠的手艺收入也可观;我媳妇在家操持家务,照料女儿。一家人虽然都是凭辛劳挣钱,但天道酬勤,在乡邻眼中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殷实家庭。生活本该一年比一年幸福,但事与愿违。 

  2008年春天的一天,一个叫翠姑的远房亲戚对我父亲说:你为了孩子操劳了半辈子,如今孩子大了成了自己的家,你也该想想自己的事,找一个老伴享清福。父亲不好意思表态,翠姑就来征求我的意见,我赞同翠姑的想法,并委托她帮忙给我父亲找一个合适的老伴。不久翠姑就带了一个40多岁的女人,长的面容姣好,翠姑说她是我们邻村的,丈夫工伤事故死亡,想找一个老伴。父亲和那个女人见过面之后双方都没啥意见,以后那个女人经常来我父亲的手工作坊帮忙,有时是一个人来,有时和翠姑一起来。 

  当时我在建筑工地干活,知道父亲的消息后感到欣慰。但不到两个月,就不断接到家里的坏消息,妻子在电话里告诉我说,父亲自和那个女人接触后就变了,他经常外出,不顾家里的生意了,问他去何处又不说。每次回来神情很恍惚,嘴里不住地念叨着“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”、“全能神你真好”、“只有进入全能神才能保平安”。有时在家经常翻阅几本书,书名叫:《话在肉身显现》、《全能神你真好》、《神拯救人类的计划》。 

  当时工地工期紧,我一时脱不开身,准备五月收割麦子的时候回去了解详情。后来妻子天天给我打电话,催的很紧,无奈之下我就回来了。一见面我就感到父亲已和从前大不一样了,他神情焦虑,言语吞吞吐吐,好像有满腹的话想说而又不敢说。 

  在我的再三开导下,他向我说出了原委。 

  原来翠姑所说的都是假的,她根本不是为我父亲找老伴的,她们是“全能神”的信徒,那个女人有自己的家庭,为了“传福音”常年不回家。她们选中了父亲心地善良和家底殷实,可以为“神”多交“奉献金”,利用我父亲丧偶多年的心理,以提亲为幌子诱惑加入“全能神”的组织。她们告诉我父亲说,“世界末日”就要来临了,只有信了“全能神”才能得救,才能上天堂,凡是不信的都将被“闪电”击杀。那个女人恐吓我父亲说:你不久有灾有难,她是受“神”的旨意让来送福报的,“信从女基督的人不再有男女之别,可以同床共眠”,“可以相互过灵体”。我父亲被她恐吓得懵懵懂懂,加入了“全能神”,并写了“保证书”。由于加入了她们的组织,就要按她们的要求听读《活体肉身呈现》、《全能神你真好》等讲道光盘,到聚会点听课,唱“新歌”、跳“灵舞”。由于耗时太多,父亲被“全能神”的事情绑架的牢牢的,不能够再像过去一样操劳他的加工坊了,就有了退出“全能神”的念头,她就恐吓说:你是起过誓的,老天已经知道了,现在想退出,已经晚了!况且你已经和我“过灵床”了,你不是和我“过灵床”的,你是和“神”“过灵床”的,如果你敢再提退出,你就要被“闪电”击死,你儿子、孙女、全家人都要被“闪电”击死。 

  在她的恐吓下,父亲整天处于恐惧状态中。 

  我知道实情后非常气愤,要找她们算账。父亲胆小怕事,就阻拦我说:“人家是‘神’,咱是人,人是斗不过‘神’的,咱躲着她们总可以吧。”我也是善良之人,怕惹是生非,就依了父亲。谁料我们的软弱善良,竟应了那句“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”的老话。 

  我外出打工时叮嘱父亲不要出门,躲着她们。谁料她们竟早想出了恶毒的办法:半夜敲我家的街门,往我家院子里扔石头;把歹毒的话印记在鸡蛋上,放在我家门口。我父亲被她们折磨的快要疯了。恰巧在这期间我由于惦记父亲的安危,干活时心不在焉,从脚手架上跌下来,摔断了胳膊。她们就再次恐吓父亲说:“这是‘神’对你的警告和惩罚,往后再有退出的想法,明天说不定全家都死于车祸,或被‘东方闪电’击死。”我父亲的精神崩溃了,就只好再次进入她们的组织。她们要我父亲对‘神’交“奉献金”,说这是在考验你是否对“神”有真心,只有“严格执行教主意志”、“努力为神工作”、“为神花费一切财物”后,才能得到“神”的“庇护”,早日拿到上天堂的“户口簿”。 

  当时我父亲积攒了5万元,在她们的恐吓下,父亲就把手里的钱全部奉献了。 

  父亲以为只要满足了她们的要求,她们就会高抬贵手,饶了他。老实善良的父亲想错了,骗钱是第一步,骗我媳妇进入“全能神”,像她们一样用色拉拢更多的男人下水是最终目的。父亲看透了她们的目的,说啥也不同意我媳妇信奉“全能神”。为彻底摆脱她们,自此以后不出家门,躲避她们。她们就用更歹毒的办法威胁我父亲:这年秋收后的一天半夜,偷偷点燃了父亲的加工坊。我提出报警,被父亲再次拦住了。 

  由于我们的一再忍让,以致酿下了锥心泣血的悲剧。 

  自父亲的加工坊被她们点燃后,父亲的精神彻底崩溃了,不敢出屋门,整天把自己锁在屋内,白天一听见街门响就往床底下钻,说“全能神”派使者来抓他了;晚上不敢见光,说“神”用“闪电”要“击杀”他。后来又经常烧自己的衣服和家里的东西,说是上面附着魔,再后来就听我们呼唤女儿的名字,说女儿名字中的“林”,是“过灵床”的“灵”。 

  这年冬天的农历腊月二十上午,我和妻子去县城买年货,回来的晚了。临近中午父亲的精神病再次发作,点燃了自家的房子。女儿放学回来后看到这个场面,吓的扭头就跑。父亲把孙女当做是“女基督”,就抱着孙女求饶,孙女拼命挣扎,父亲以为是“神”不饶恕他,就抱着孙女跳入大火中自焚了。 

  事后我向公安机关报了案,翠姑和那个叫刘小芬的女人被抓捕归案判了刑,虽然罪有应得,但难以弥补我家破人亡惨剧的损失。 

  女儿的死对妻子的打击非常大,妻子当场被气疯了,治愈后每当看到家里的残墙断壁,精神病就要发作,说什么再也不肯回到那个家,无奈中的我带着妻子来到安阳市靠补鞋为生。自2009年春天我和妻子离开家后,已有4年没有再回过老家,每当春节临近看到别人踏上回家团圆之路,远在异乡他地,我们夫妻俩有家不能回,总要抱头痛哭一场。

作者:不说 来源:原创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反全能神联盟(www.fqnslm.com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-mail: 1624485837@qq.com 站长QQ:1624485837,(微信同号),站长电话:18170454531(手机)
   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!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,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.网站设计:《笑笑》
    移ICP备10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