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联盟站长

微信 扫一扫

被葬送的浪漫,诉说我的残忍和愚蠢。

22

2023-09

22:39

点击:808

来源:
0

 来源:广东省反邪教网 作者:语心


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……”这首动听的情歌唱出了我心中浪漫的模样。执子之手、与君偕老、相濡以沫,这就是我曾经渴望、也曾经拥有过的浪漫。多年之后,当这首歌的旋律再次在我耳边萦绕,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,那份因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而被我亲手葬送了的浪漫成为我再也无法压制的内心伤痛……


平淡幸福的浪漫

我叫周清(化名),原本有一个平淡而幸福的家庭。丈夫疼爱我,儿女孝顺我,全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。平淡中的幸福让我觉得生活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浪漫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为坐月子时没有休养好,我患上了偏头痛、腰痛、高血压等疾病。这些疾病让我常常药不离身。我的丈夫虽平凡却非常体贴,不仅细心照顾我的身体,见我心存担忧他还经常宽慰我。

打破宁静的雨夜

一个倾盆大雨的夜晚,我和丈夫准备熄灯睡觉。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我们。我打开门一看,原来是孟大姐来看我。

孟大姐和我年龄相仿,是我偶然在菜市场买菜时认识的。当时因在闲谈中得知两家离得很近,我们就约好一起上街买菜。我和她很聊得来,慢慢地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。有一次,我跟她聊起被病痛缠身的痛苦和担忧。她告诉我,信“神”可以治病保平安。当时我正好有点事情,匆匆离开,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那个雨夜,她得知我身体不适,专门提着水果来看我。我心里感觉一阵温暖。她拉着我的手,细细询问了我的病情。她满脸真诚地跟我说:“妹子啊,世界不久就要毁灭了,只有相信‘全能神’才能‘蒙拯救’,只要心够诚,还能上‘天国’”。临走时,她还留下一份资料和一张内存卡,再三叮嘱我,只要诚心诚意信“神”,我的病就会彻底痊愈。

出于对她的信任,从那个雨夜之后,我便陷入了对“末日论”传说的担忧、疑惑甚至恐惧之中。我把这事告诉了丈夫,丈夫觉得这是无稽之谈。丈夫的话语并没有缓解我的焦虑,我反而暗自思量,丈夫不信也没关系,只要我足够忠诚,“神”会保佑我一家的。于是我抱着反正又不用交钱,信了还能得到“神”拯救,反正有利无害的心态,开始看孟大姐留下的资料和讲道录音。哪曾想,从此之后,我的家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平静和安宁。

渐行渐远的背离    丈夫疼爱我,加之我身体不好,所以我在家只做点简单的饭菜,洗洗衣服。家人的照顾和轻松的环境让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“神话”、听“神歌”,不知不觉间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歪理邪说影响了我的思想和行为。

丈夫见我整天神神叨叨的祷告,既感到可笑,又很担心。他说:“媳妇,你要哪一天因为信‘神’神经错乱,出问题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面对丈夫规劝,我充耳不闻、无动于衷,还因为他与“神”的“意愿”相背而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要与丈夫划清界限,断了关系,以便更忠于“神”。于是我变本加厉,强忍着身体的病痛,走家串户,疯狂地替“全能神”邪教拉人入教,家里的事我一概不管,不再关心丈夫,不再过问家里的大小事。眼看着我与他之间渐行渐远,丈夫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愈演愈烈的出走

有一次,我没有和家里任何人打招呼就离开家,去外地“传福音”,三个月没有回家。回家时,我一推门就看见丈夫眉头紧皱、神情颓废地坐在屋里抽烟。见我回来,丈夫立刻丢掉手里抽了一半的烟,惊喜又激动,红着眼看着我:“媳妇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隔壁左右邻居得知我回家,纷纷来到我家。看到邻居们见到我时一脸惊讶的表情,我觉得很奇怪。后来从邻居口中得知,在我离家的那些日子,丈夫日日夜夜找我,甚至一度认为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,绝望之中他甚至寻求左邻右舍帮忙,去附近各处大小池塘及水井里找我的“尸体”。

看到丈夫为了找我而愁白了头,再看着四处落满灰尘的家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温馨,一阵心酸与内疚顿时涌向心头。但很快我又想起,“全能神”说丈夫身上有“邪灵”,我如果再和丈夫有所纠缠,就是对“神”的不敬,“神”可能会惩罚我。内疚的念头从我内心一闪而过。我表面答应丈夫不再离家出走,却趁丈夫睡着后又偷偷地离开家。离家路上,我遇见一个骑摩托车的邻居,想让他把我带去车站。他曾经帮我丈夫到各处池塘找我,所以他不顾我的反对,把我直接载回了家。

丈夫知晓我又想偷偷离家,又气又急,于是把我关在家里,不让我出门。他的做法让我走向了极端,我用头撞门,不惜以自伤自残的方式与丈夫反抗。丈夫见我行为反常,以为我疯了,第二天便把我送到枣庄市疗养院。可我趁丈夫去办入院手续时又出走了。

戛然而止的幸福

没想到这一走,我与丈夫之间竟然成永别……我离家出走以后,丈夫心情郁闷、神情恍惚、无心工作,还辞去了制衣厂的稳定收入,就为了一心一意四处打听我的下落。万般无奈之下,丈夫报了警,还在大街上张贴“寻人启事单”。而那时的我一心扑在为“全能神”邪教“传福音”上,不仅对丈夫的状况视而不见,甚至还刻意躲避丈夫的寻找,让丈夫难以发现我的踪影。

三个月后的一天,当丈夫在一个同乡那里得知我的下落后,欣喜若狂,就马上坐客车匆匆赶去找我。焦灼的心情让丈夫在过马路时没注意红绿灯,被一辆大货车撞得当场倒地,头破血流、昏迷不醒。交警把丈夫送到了医院抢救。

儿女常年在外打工,我是丈夫唯一的精神寄托。整个抢救过程中,医护工作人员和交警想尽办法想要联系家人,但却始终都联系不上我。可这时的我在哪里?我仍在为“全能神”邪教卖命,对丈夫奄奄一息、命悬一线的紧急情况毫不知情。由于丈夫伤势太过严重,最终没有等到儿女们从外地回来,就满心遗憾地走了。他离开时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,没有留下一句遗言,带着对我的遗憾和对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控诉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多年以后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我清醒地走出了“全能神”邪教泥沼。幡然醒悟之后,我才知道,就因为我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,就因为我执迷不悟一次次离家出走,我的幸福早已因为丈夫的离世戛然而止了,那个曾经给予我浪漫的人已经不在了,那个充满了幸福的家也已经不在了。

如果说,昨天在寒风中还无知的享有着冬日的余阳,安然的挥霍着一些温暖期盼,那么今日,我已将那裹身的幸福亲手碎裂成了废墟,废墟中只剩那座孤坟在哀怨的诉说着我的残忍和愚蠢。

 如有知情者或有“全能神”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“全能神”联盟站长,电话:18226197718(微信同号)

 如果您喜欢,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,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……




5
作品评价
回复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