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联盟站长

微信 扫一扫

真实“全能神”邪教亲历者:我被恐吓的19年...... (附:保证书图)

26

2023-10

14:36

点击:731

来源:
0

利用各种恐吓方式控制和操纵入教者,从而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,是邪教组织惯用的伎俩之一。那么,邪教组织是如何恐吓信徒的呢?

曾经被邪教人员

恐吓了19年的晓梅(化名)

分享了她的亲身经历......

晓梅向笔者讲述她的经历

我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家中收入较低,为了给家人更好地生活,我和丈夫外出务工,到了深圳。由于三个孩子年龄尚小,丈夫外出工作,我就在家相夫教子,丈夫对我疼爱有加,生活平淡却也幸福。没想到一次偶然的聚会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折......

不信“神”会遭到惩罚

2003年的夏天,因与邻居发生争吵,我感觉胃疼胃胀,整个人难受得蜷缩起来。随后,丈夫陪我到深圳多家医院就诊均未有好转。

考虑深圳医疗费较贵,2004年春节我们一家便回了河南老家。我多方求医,最终被诊断为胃神经功能症及神经衰弱,服用一段时间药物仍然没有明显效果。

“到底怎么了......”我开始焦躁不安,整夜整夜睡不着,最严重的一次,连续四天没有睡觉,没有吃一点东西。一年多的求医,也将家中积蓄几乎耗尽。

“你知道吗?以前我眼睛看不见,信了教之后就好了!非常神奇,看你状态那么糟糕,要不你也试一试吧。”婆婆向我讲述她信教的神奇体验。

出于对婆婆的信任,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和她一起去了聚会点。讲道员了解我的情况后,非常严肃地说:“晓梅,你这是魔鬼缠身啊!”

“那怎么办?”我惊恐地问到。“和我们一起信教吧,每天祷告,虔诚奉献,病就能好!”

在她们的游说下,我每周和她们聚会,每个月奉献三五百块,坚持了半年,可身体并未好转。这让我对讲道员说的话产生了怀疑。特别是在我住院半个月后,身体发生了好转,我的疑虑更强了。

出院后,我还是被婆婆拉去参加聚会,讲道员得知我的疑虑后说:“医生是‘神’给你拣选的,是‘神’给的恩典,你现在病好了,一定要好好信教,回报‘神’的恩典,否则会遭到‘神’的惩罚......”

“惩罚!”我害怕遭到“神”的惩罚,于是一直坚持着参加聚会。

看着家中积蓄基本花光,2006年,我和丈夫又来到深圳找工作,经人介绍,我到深圳某单位做服务员,工资虽不高,但工作轻松稳定。

“有一段时间没参加聚会了,‘神’会不会惩罚我?”我心中感到隐隐的不安,赶紧找到曾经一起信教的刘姐(化名),在深圳的聚会点每周和她们聚会。

2008年某天,刘姐拿出一本《神的三步作工》,对我们说:“以前信的‘神’是第一次道成肉身,现在‘全能神’来开展新作工了,这一次是来拯救全人类的,能跟上这一步作工是最有福气的,只要好好看‘神’话,只要把‘神话’看明白,以后就能进国度,国度非常美好,要什么有什么......”

我被刘姐描述地国度世界深深吸引,幻想着进入国度后的美好生活,没想到这是我噩梦的又一开始......

“保证书”成为紧箍咒

信“全能神”一段时间后,刘姐让我写份《保证书》,大概内容是保证做到不背叛“神”,不亵渎“神”,如果不好好信“神”,就会得绝症,病也不会好。

“这么恶毒的保证!”我心底产生疑问,问刘姐为什么要写这个,刘姐说:“你信了那么久,病也好了,不要怀疑,不管对错都与你无关,叫你写啥就写啥!不然,那些病又会回来的!”

于是,我战战兢兢地写了一份《保证书》。

晓梅在邪教组织中所写的《保证书》

我因害怕生病走进“全能神”,信教后常常祷告“神”赐予我健康,这却成了“全能神”信徒们威胁恐吓我的利器,俨如紧箍咒,让我恐慌不已。

“被开除会得不治之症”

2011年,刘姐要去其他地方尽本分了,将我转到附近一个聚会点,这里距离我上班的地点需约2个小时的车程。

周三下午,我下班后一分钟都不敢耽搁,在路边买了两个包子边啃边匆忙赶往聚会点,到达时已是晚上八点多。

“晓梅,你这是贪恋肉体,要么辞职尽本分,要么马上换工作,到这附近来找工作!”带领李阳(化名)一见面就朝我咆哮,他非常生气。

“现在找工作不容易,我工作的地方挺正规,收入也稳定。”我怯怯地嘀咕。“一切都要以‘神’为重,不然就要按不信派来开除你!”

李阳开始不紧不慢地说:“晓梅,你是怎么信‘神’的,你比谁都清楚,保证书写得清清楚楚,你自己也清楚,你要是不信了,‘神’就会让你得不治之症,让你得胃癌晚期,到时谁也保不了你。”

“胃癌晚期”是我最害怕的字眼,头脑中浮现当初胃痛难受的情景,我害怕极了,不断央求李阳帮我转到周末聚会的教会,一定好好信教。

到新教会一段时间,带领杨顺(化名)了解我的情况后,让我租房尽接待本分,可我的月收入不到两千,根本付不起房租,杨顺又恐吓说要开除我。

“不好好信‘神’就会得绝症,继续信‘神’每次聚会都要被逼奉献。人活着这是干啥,我干脆死了算了......”那天回到家我情绪崩溃了,嚎啕大哭起来。

不明真相的丈夫以为我是工作上遇到了不顺心的事,劝慰我不开心就不要去工作了。我欲言又止,此后有一段时间没有参加聚会。

不信“神”就会像她一样

一天下班,杨顺在单位门口等我。他说:“带你到新的聚会点,离你家很近。”于是,我跟着他来到新的聚会点停停(化名)家。

信徒玉含(化名)来开门,停停半躺在床上,脸色蜡黄,眼眶凹陷,已无法起身。我惊讶地问:“停停这是怎么了?”“肝癌晚期,你来摸一摸,她的腹部都是硬硬的。”

玉含望着我说:“知道停停为啥得这个病吗?前几年她得了子宫癌,在‘神’的庇佑下,她的子宫癌好了。可是好了后她就顾着带孙子,聚会经常断断续续,现在受到‘神’的惩罚了。”

玉含转头又对停停说:“你这段时间要好好认罪,看你能不能认识到自己的罪,如果认识到了,就是‘神’原谅你了,要是认识不到病重了,就是‘神’对你的惩罚。”

“晓梅啊,你要是断断续续,下场就和停停一样。”杨顺对我说。我惊恐万分,表示再也不敢停聚会了。

就这样,我一步步的被“神”控制了......

恍然大悟后卸下重担

信邪教的19年间,我几乎每天都在恐慌中。我不愿意辞职尽本分,在聚会中经常成为批评的对象。在他们的恐吓蛊惑下,我一直以交“奉献款”的名义“尽本分”。为了提高收入,我兼职做两份工作,收入提高了一些,奉献款也涨了。

可这样还不够,带领经常说我奉献的金额太少了,当我想退出的时候,带领就会以我的身体健康来威胁恐吓,愚昧的我就这样坚持着。

直到反邪教志愿者对我进行帮教,我才意识到“全能神”是邪教。大家的劝说如同当头一棒将我敲醒,意识到“全能神”是邪教后,我感到无比轻松,再也不害怕会受到“神”的惩罚。

来源:梅花雅韵、广东省反邪教网

有知情者或有“全能神”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“全能神”联盟站长,电话:18226197718(微信同号)

如果您喜欢,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,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……



10
作品评价
回复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