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联盟站长

微信 扫一扫

“全能神”杀人案十年过去,邪教危害仍需警醒

29

2024-05

15:45

点击:351

来源:
0

  

▲ 2014年6月1日,山东省招远市,招远案发生后,大量市民自发地在事发麦当劳门前鲜花祭奠死者

2014年5月28日晚9点,由于拒绝六名“全能神”信徒索要电话号码的要求,37岁的吴硕艳被他们当成“恶魔”“邪灵”,残忍地用钢制拖把、抄起椅子、用脚踢踏等方式暴打。

等丈夫赶到时,吴硕艳已因颅脑损伤死亡,她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“遇到疯子了”。

2024年5月28日,是吴硕艳逝世十周年的日子。当年怀抱母亲相片、头戴孝帽的孩子已经17岁了。

2014年10月11日,烟台中院一审判决招远麦当劳杀人案中的“全能神”信徒张帆、张立冬等两人死刑,吕迎春无期徒刑,张航有期徒刑10年,张巧联有期徒刑7年。2015年2月2日,“不怕法律,只相信神”的张立冬、张帆父女一同押赴刑场,执行死刑。

至死,张帆也没有想到,当年从地上随手捡起的一本书籍,表面上治愈了困扰她个人多年的抑郁,似乎让她找到了人生方向,但这个人生方向却是将自己及全家推入了难以自拔的深渊。

  

▲ 2014年10月11日,烟台中院一审判决张帆、张立冬等两人死刑,吕迎春无期徒刑,张航有期徒刑10年,张巧联有期徒刑7年(新华社资料图)

这是怎样的一本书,这是怎样的一个组织?“全能神”,这个又被称为“东方闪电”的邪教组织,是如何一次次用暴力、血腥和恐惧,裹挟控制了大批信徒?

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,“全能神”护法队在短短12天内,接二连三制造了8起抢劫、殴打事件,受害人或被打断四肢、或被割去耳朵。

2010年期间,为了惩戒一名想要离开的“全能神”信徒,“全能神”护法队将其仍在读小学的孩子残忍杀害,在脚心印上闪电标志后把尸体藏匿于一处柴垛处。

2012年底,因为坚信末日来临,大规模的“全能神”信徒走上街头,公开传教,与政府对抗。同年12月14日,河南省信阳市的闵拥军闯入校园,砍伤23名小学生。

2013年10月,山东烟台龙口,一名中年女子以极端的方式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。

……

如果说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自焚事件让民众关注到邪教“法轮功”的危害,那么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麦当劳事件则让人们开始真正注意到邪教“全能神”的残忍。

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幽灵般的组织?

“全能神”由赵维山创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。

赵维山,原名赵坤,1951年出生在黑龙江阿城一个普通铁路工人家庭,排行老三,身为长子,下面还有兄弟姐妹7人。据说,赵维山从小记忆力惊人,语言表达能力出色,但学习一直不怎么样。成年后,父亲担心一向爱强出头的赵维山惹是生非,提前退休让他接班成为一名铁道维修工。

在做维修工期间,赵维山做了三件事,一是学会木工,并利用业余时间挣钱贴补家用,二是把“赵坤”这个名字改成了赵维山,三是先后信奉了佛教、天主教和基督教。

信奉基督教后,赵维山热衷于传教,并在此过程中感受到他人崇拜的快感。1983年,赵维山放弃了当时依旧是“铁饭碗”的铁路工作,先后调换了几个效益不好的工作,为的是有时间外出传教。赵维山还曾与妻子付云芝用做木工挣的钱建了套不到50平米的砖房,并以此房作为在自己家中聚会传教的场所。最终,赵维山因旷工缺勤而被停职。

1985年冬,就在夫妻二人疯狂传教期间,赵维山的父母和即将上小学的女儿因煤气中毒死亡,但他并无丝毫悲痛,不仅拒绝为死去的父母披麻戴孝,还说:“他们这是上天堂了,是神在召唤他们去了。”这种麻木、冷酷、无情,后来也贯穿在他的教义理念中。

抛开父母孩子“羁绊”,赵维山从此走上了一步成魔的道路。他利用信众对他的追崇,开始自立门户:先是在原阿城县的永源镇建立了“永源教会”,被定为非法组织后逃到河南,成立“真神教会”,随后在河南、河北、安徽等地接触到了邪教“呼喊派”成员并与这些人勾结在一起。

1992年,自封为“神”的赵维山与高考落榜导致精神问题的杨向斌相识。杨向斌对外称自己能看到异梦异象,甚至写出“神话”,将信徒分为“神长子”“神众子”“子民”“效力者”“淘汰者”等。赵维山借机将杨向斌封为“女基督”,对外称她是“耶稣二次道成肉身显现”,自己则自称是“大祭司”“圣灵使用的人”。

  

▲ “全能神”邪教头目赵维山(左)和杨向斌(右)

1993年,赵维山完成了从“能力主”过渡到“神本体”,再到“全能神”的“升级”转变。

1995年,未婚姘居的赵维山与杨向斌悄悄诞下一子赵明,教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,知道的人也没敢宣扬出去,因为“议论神的肉身,是对神的亵渎”。

2000年,赵维山与杨向斌等人通过化名、改小年龄、伪造身份等手段潜逃到美国,其中也包括杨向斌的姐姐,长期照顾赵明的吴霞。2001年12月2日,6岁的赵明也在他人的看护下,通过化名的因私出境护照,以探亲访友为由经广州出境前往美国。至此,赵维山一家开始了在美国享乐的生活。

提到“全能神”的发展,不得不提到与赵维山一同闯天下的死党、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人何哲迅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何哲迅与赵维山相识,并成为其死忠。在何哲迅的全心协助下,1998年,“全能神”组织建立东北、安徽、河南、山东4个区,并设置一线、二线、三线传福音队伍。2000年,赵维山潜逃,任命何哲迅为“全能神”监察组组长,全权负责“全能神”境内事务。7年间,在赵维山不在境内的情况下,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秘密发展,影响范围由原来4个区扩张到黑龙江、辽宁、豫南、豫北、安徽、江苏、河北、山东、华南(两湖两广)和浙江等10个区。何哲迅在“全能神”内部享有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的地位。

2007年11月前后,赵维山担心何哲迅坐大成势,以何哲迅失职为由,迫使何哲迅辞职。

  

▲ “全能神”核心骨干何哲迅

在此期间,赵维山在美国并未闲着,他迅速在美国建立“全能神”总部,并在互联网还不普及的21世纪之初,通过绝密邮件掌控国内大批教众。

招远案的发生,就是这些被裹挟家庭的现实缩影。

直至案件发生,接受审讯时,张帆依旧不认为自己对吴硕艳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犯罪,她表示:“我看到她的上衣腹部位置在抖动,那就是她在发功,吸我及我周围人的灵气,她是一个吃人的鬼。”

而面对记者“你害怕法律吗“的提问,张立冬称“我不怕法律,我信神”。

检察官和公安机关的侦查,以及媒体的披露,让广大民众看到了张家十年间是如何一步步深陷“全能神”漩涡。先是张帆从一名抑郁症患者的极度低落发展为对“全能神”的极度狂热,随后她于2008年认识了自称为“神长子”的吕秀春,并成为其“牧养”的一只“小羊”,直至把全家人(母亲陈秀娟、父亲张立冬、妹妹张航及弟弟张某)拉入“全能神”,甚至举全家之力为“全能神”捐上千万元“奉献款”。他们的经历一经媒体报道,便引发全国上下热议。

人们感叹张立冬作为一个早年当过兵,退伍后白手起家,搞过医药批发、做过房屋出租,摸爬滚打多年后积累了几千万家产财富的成功人士,竟然也会深受邪教蛊惑不能自拔。

事实上,随着招远案背后的“全能神”渐渐浮出水面,人们发现,“全能神”劝诱欺骗张帆一家的经历,都是“套路”,每一个被裹挟进去的人,都能从他们的经历中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套路一:假借基督,招摇撞骗。进入“全能神”之前,生意、家庭不顺的张立冬曾试图求助基督教以寻求“得救”,还带着小女儿张航去过三五回教堂。“全能神”打着基督教的旗号,盗用部分术语,并效仿了一些活动仪式,令张立冬等人无法辨别并迅速接受。

套路二:乘人之危,趁虚而入。张帆及其父张立冬作为主犯,涉案最深,而他们深陷“全能神”之时,也是自己的身体和生活出现问题之时。张帆2004年至2006年由于抑郁症休学两年,张立冬2000年因生意问题和亲戚闹翻,2011年拿着卖厂房的两千万元与老家断绝了关系。身处迷茫和困惑之中的他们,遇到“全能神”,犹如溺水之人遇到稻草,死命抓住。

套路三:利用色情,引诱要挟。“全能神”认为,信从“女基督”的人,不再有男女之别,可以同床共枕,可以“互通灵体”。张帆事发之前,将母亲看成“恶灵”,将父亲的情人、比自己还小6岁的张巧联叫到招远。在她们看来,张立冬跟张巧联本来应该是夫妻,张立冬是亚当,张巧联是夏娃。

套路四:编造神迹,蛊惑恐吓。从“全能神”的教义上看,它是不认可“神迹”的,称“神迹是邪灵之工”,但事实上他们特别热衷于装神弄鬼,经常编造所谓的“神迹”“见证”愚弄人。他们利用人们对神的崇拜心理,用荧光粉在墙上、鸡蛋上写“全能神好”“信全能神者得永生”,在鱼肚子里塞纸条等。吕迎春曾经恐吓张航等人,以前有人不按照她的要求行事,触犯了“神”的性情,最后被“神”惩罚,全身溃烂而死。

套路五:动用暴力,残害他人。张帆的母亲陈秀娟之前信奉另一邪教“三赎基督”,即“门徒会”。2014年5月20日左右,张帆和吕迎春交流后,认为全家人并不是真心信奉“全能神”,是因为陈秀娟在挑拨自己和家人的关系,是“恶灵之王”。“认清”这点后,张帆非常气愤,恨不得自己的母亲粉身碎骨,“上天会按照我的咒语惩罚她的”。张立冬后来表示,如果不是因为吴硕艳“抵挡了神”,也许出事的会是自己的妻子陈秀娟。

套路六:编造末日,精神控制。“全能神”大肆散布“世界末日”谣言,称“神再次道成肉身”是对人类的审判。2009年,张航刚满13岁,父母没有安排她上学,因为他们相信“末日马上就要来了,上学也没什么用,对未来做任何的考虑和打算,都是没有必要的”。

套路七:强制洗脑,禁锢思维。张帆要求自己的妹妹抽出更多时间“吃喝神话”,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,写灵修笔记、祷告,还要舍弃许多喜爱的东西,因为那些都是不合“神”心意的。

“全能神”的教义中称,“谁若疑惑必遭击杀,没有考虑余地,立刻斩草除根,除去我心头之恨……谁遭击杀,必是撒但的后代”,遭到击杀之人,等于恶魔的后代,杀死恶魔,不是罪,反而是功。这也是为何张帆、张立冬等人被捕受讯后毫无悔改之心,反而面露令人寒颤的笑意。

  

▲ 张帆在法庭上面露笑意

蛊惑大批信徒追随给赵维山带来了什么?

大批信徒给出身卑微的赵维山带来了从来不敢想象、也难以想象的地位。跟着地位而来的,还有数不尽的“聚宝盆”,从天而降的“金钱雨”,这让从小家境贫寒的赵维山从此“寒门”一跃成富豪,过上挥金如土的生活。

2009年3月10日,“全能神”核心骨干何哲迅被抓获归案。他在狱中供述,仅2000年到2007年任监察组组长期间,经他手处理汇款超过6000万元。2007年10月他被罢免之时,国内“全能神”仍有7000万元的“奉献款”。按照当时发展速度估算,一年可新增1000万元。

仅2011年12月,全国公安机关在统一破案行动中,抓获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境内核心头目及各级骨干120多人,收缴现金、黄金折合人民币2000多万。

这些资金全部来自教徒“孝敬”给“全能神”“女神”的“奉献款”。按照“全能神”邪教规矩,奉献越多,越早抵达极乐世界。身为“大祭司”的赵维山早在创教之时就定下规矩,凡人向“神”奉献的“祭物”,只能由“祭司和神可以享用”,即赵维山和杨向斌二人。

赵维山不满足于这些“零零星星”的“奉献款”。2012年底,赵维山利用“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”的玛雅预言,鼓动境内“全能神”信徒发动全国性的公开活动,走在街头传播世界末日,一方面借机发展信徒,另一方面则把所谓“诺亚方舟”末日逃生装置以150万元到500万元的价格卖给信徒。

  

▲ 2012年底,“全能神”用世界末日恐吓他人,搞“大帮轰”

查缴的“全能神”邪教内部文件显示,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,仅东北地区的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就向境外转移资金1.4亿元人民币。

时至今日,赵维山全家仍然藏身在美国纽约一座豪华别墅区,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日本等地铺开网站,精心挑选韩国、马来西亚等地作为“全能神”中转站,在韩国设立亚洲总部,加强对中国境内组织的控制,以确保自己的地位不动摇,金钱不断档。

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“全能神”对社会的危害,不仅限于行为上的暴力和金钱上的掠夺,精神上的暴力对家庭的伤害更是难以弥补。对于来自家庭成员的阻止和劝导,“全能神”成员往往以丢下身份证、神秘离家出走、断绝联系作为回应,造成家庭妻离子散、支离破碎。

中国反邪教网的公益寻人平台“助你寻亲”上,迄今已发布826条寻亲信息,找回254人,仍有572人不知所踪。

  

▲ 中国反邪教网“助你寻亲”微信小程序

对于“全能神”这样残害生命、破坏家庭、危害社会、颠覆政权的邪教组织,中国政府坚决秉承“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,依法打击极少数”的方针政策,对其违法犯罪行为保持依法处置的高压态势,同时对不明真相误入歧途、同为邪教受害者的普通信徒关心、帮扶,帮助他们尽快回归社会,回归正常生活。

逝者长已矣,警钟当常鸣。

唯愿天下无邪,共祝百姓平安!

山东招远“全能神”麦当劳血案回顾

2014年5月28日晚,“全能神”信徒张帆、张立冬、吕迎春、张航、张巧联、张某(未成年)等六人在山东招远麦当劳将拒绝给出电话号码的吴硕艳当成“恶魔”、“邪灵”,用钢制拖把、椅子等残忍暴打,吴硕艳当场因颅脑损伤死亡。

2014年6月2日,5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经招远市人民检察院批准,被依法逮捕。

2014年7月21日,烟台市人民检察院对招远市“5·28”麦当劳餐厅故意杀人案的5名被告人依法向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2014年8月21日,该案在烟台中院公开开庭审理,检方指控,被告人张帆、张立冬、吕迎春、张航、张巧联犯故意杀人罪,被告人吕迎春、张帆、张立冬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。被告人张帆、张立冬、吕迎春犯数罪,应当数罪并罚。

2014年10月11日,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被告人张帆、张立冬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被告人吕迎春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被告人张航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年;被告人张巧联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七年。

2014年11月21日上午,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在烟台中院二审公开审理。二审法院终审维持原判。

2015年2月2日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犯故意杀人罪、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犯张帆、张立冬执行死刑。

如有知情者或有“全能神”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“全能神”联盟站长,电话:18226197718(微信同号)

如果您喜欢,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,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……


4
作品评价
回复X